尹少坤专栏|和“盛装舞步”比赛的第一次遭遇战,以完败收场!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不仅你不信,连我自己都觉得不真实。在第一场国内马术赛事直播解说中,我竟然活脱脱遭遇到“盛装舞步”比赛的蹂躏。

之所以说“竟然活脱脱遭遇到”,因为事实上每年在国内举行的盛装舞步比赛少之又少,在过去几年中,除了全国锦标赛是雷打不动的赛事外,其他比赛都忽闪忽现。

至于国际马联星级的盛装舞步比赛,到目前为止也仅仅只有两场。分别是2019年在上海金山城市沙滩103.7M国际马术场举行的国际马联一星级盛装舞步邀请赛和2016年在江苏海澜飞马水城(江苏海澜国际马术俱乐部)举行的“海澜之家”杯全国马术盛装舞步锦标赛(国内首场国际马联盛装舞步星级赛事,书写了中国马术运动发展新的历史)。

好巧不巧,这两场仅有的国际马联盛装舞步赛事,自己竟然都在现场,也许冥冥之中和盛装舞步的渊源还是有的,并且渊源颇深,只是开始认识时不那么愉悦罢了。

《尹少坤专栏|和“盛装舞步”比赛的第一次遭遇战,以完败收场!》2016年在海澜飞马水城举行的中国首场国际马联盛装舞步星级赛事

《尹少坤专栏|和“盛装舞步”比赛的第一次遭遇战,以完败收场!》2019年在上海金山城市沙滩举行的国际马联一星级盛装舞步邀请赛

毫不夸张地说,当时对于盛装舞步的认知和了解程度,也就限于“盛装舞步”这四个字的字面意思。

因此在那场比赛最真实的场景就成了原本就遭遇无话可说的窘境,又遭遇“眼瞎”的尴尬,在第一天比赛结束后,当得知第二天还有盛装舞步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在晚餐时,只能向各位裁判老师开启取经之路,希望能够临时抱到佛脚,但估计那个时候,佛也不太想让我抱,因为他可能也在吃饭。所以在一番“觥筹交错”之后,几乎一无所获的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开始了和周公的约会。

第二天的比赛如期而至,拿到出场顺序时还是开心了好一阵,因为参赛的人马组合数量并不多。但当拿到科目表时,瞬间就懵了,密密麻麻的一堆字母和文字凑成了一张规定动作的科目表。向左XX米的圆、向右XX米的圆、慢步、快步、跑步……盯着这些技术动作,自己默默地陷入了沉思。

那场比赛并没有专业的舞步围栏,用障碍杆组成的舞步场地也略显简单,但这些显然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到底应该咋整?

不太记得这场比赛自己到底说了啥,也不晓得是怎么熬过这漫长的时光,但唯一确定的是,开场几个人我真的啥都没说。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就是盛装舞步赛事直播解说的“一股清流”,因为人在,但赛事真的成了“清流直播”。

回想起那场比赛,除了应该是车祸现场的解说外,比赛的进程也呼应了一个朋友的一句玩笑话:“骑头驴或许也能参加舞步比赛”。

一方面,全场比赛没有一匹专业的舞步马,不仅如此,温血马的数量也不多;另一方面,骑手的能力也相对一般。所以在比赛中,带着诚惶诚恐心情的我始终没有领略到“人着盛装,马走舞步”的美感。或许真的无美感可言,但我觉得大概率是因为诚惶诚恐的心情彻底蒙蔽了我善于发现美的双眼。

在面对第一场盛装舞步比赛近乎体无完肤的完败后,在未来迎接自己的依旧是一场又一场的完败……

作者介绍

尹少坤,国际马联中文平台中方总编、上海市中小学马术联盟“首席战略顾问”,资深马术解说评论员,搜狐马术专栏作者,搜狐马术特约顾问。

《尹少坤专栏|和“盛装舞步”比赛的第一次遭遇战,以完败收场!》

参与五星级浪琴环球马术冠军赛、中欧马产业交流研讨会、浪琴表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浪琴表国际马联场地障碍世界杯-中国联赛、以纯金伯乐大奖赛、浪琴表中国马术巡回赛、国际马联青少年国家杯、国际马联盛装舞步邀请赛、全国马术场地障碍锦标赛、全国马术盛装舞步锦标赛、中国马术冠军杯赛、上海市市运会、上海市青少年锦标赛、长三角马术联赛、广东省青少年锦标赛、广东省马术联赛等重大赛事直播解说及媒体报道工作。

马术在中国发展二十余年,尹少坤作为行业的资深人士,经历了马术相对艰难的时刻,也见证了马术近几年快速腾飞的发展过程。马圈背后的故事,有血有肉,有情感也有挣扎,而这更像是一本回忆录,讲述着马圈的点点滴滴。

此次尹少坤专栏的开设,将以现实人物的形式,讲述他的过往与马圈背后的故事。

本文为搜狐马术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